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校園文學

              破繭成蝶

              作者:李渲姍     供稿單位:校報記者團      發布時間:2019-06-10     瀏覽次數:



              院子里的桑樹愈發繁茂了,新紀孩時搗蛋的痕跡早已跑到看不見的那端了。奶奶在樹蔭下,躺在椅上,椅子晃晃悠悠的,奶奶的蒲扇也一下下地扇著。新紀搬來矮椅,蹲坐在奶奶的身邊。頭頂是稀疏的星,身邊是奶奶的手。

              奶奶的手寬厚而有力,虎口處有鐮刀留下的疤,指上是泥土無法洗去的印記,每一道紋路都顯得深沉,手指和掌的過渡處是泛黃的繭,粗糙而又硌人。自記事起,新紀就愛依偎在奶奶懷里,把手放在奶奶的掌心,一遍又一遍的摩挲著那道繭,一次又一次地聽著那個老舊的故事。

              那時村子里房屋頂上的煙囪都還冒有白煙,家家都留有一畝三分地,但那一畝三分地卻養不活所有人。奶奶家也是那一畝三分地,卻得擔著一家七口的口糧。那時的奶奶也還不是奶奶,是和現在的新紀一般大的姑娘。不同的是,奶奶是家里的長姐,是家里所有的指望。

              面對束手無策的困境,只有夜里悄無聲息的長嘆。奶奶費盡心血的在地里耕耘,換來的卻只是寥寥的幾粒增長。伴著夜里長嘆的,還多了肚子的嘟囔。本是走到盡頭的難時,村里傳來了消息。

              每當奶奶講到這里,都會拍拍新紀的手,眼底里還能依稀看到當年那個年輕姑娘的喜悅和希望,話語的尾音也是掩不住的激動。村里開了一次大會,奶奶現在都還能記得當年村支書說的每一個字符和每一處停頓。

              “村里將要開辦一座紡織廠。這開紡織廠呢,最需要的是什么,是蠶絲,是勞動力!勞動力,咱們村里可就不缺了,好胳膊好腿的人多得是。當下咱們最需要的還是蠶絲呀,沒有了這原材料,咱們的紡織廠可開不起來。所以呢,現在我們號召,所有農戶,只要是家里有條件的,都可以加入進來。大家也都放心,所有的蠶絲都由村里收購。同時,組織上會安排專家來教大家怎么養蠶,大家可都得好好學啊!大家都放好心,只要跟著咱們黨走,大家就一定不會再餓肚子了!到時候家家都可以吃豬肉,蓋新房子!”

              聽到奶奶提起氣勢,抑揚頓挫的話語,新紀總會咯咯地笑,奶奶也會笑,如同當年18歲的花兒一樣。

              生活從那一次大會開始就改變了,不大識字的奶奶總是勤勤懇懇地學習知識,奶奶說她寫不了筆記,只有把所有知識記在腦子里。夜里,取代嘆息聲的是不停的念叨。院子里的小桑樹也不再隨意生長,如同自家的土地一樣,奶奶付出了最悉心的照料。遇上農忙日子里少有的閑暇,奶奶會拿著針線坐在蠶箱旁,把圓乎乎的蠶繭數了一遍又一遍。手里忙碌著,嘴角是掛不住的笑,眼里看到的是光。

              奶奶牽著新紀的手,夸她的手精巧好看,又無奈地看看自己手上的繭。新紀會說,我的手上也有繭,在食指和中指的側邊,摸起來也是疙疙瘩瘩的。奶奶笑著,摩挲著新紀的手說:“你這是讀書人的手,是握筆握出來的繭,是好看的。我們新紀將來是要讀大學,成人才的”。

              新紀打小就明了自己的名字,她在新世紀的開始來到這個人間,奶奶說她們這些孩子將來就是國家新時代的未來和希望。盡管新紀把奶奶的故事熟記于心,但她還是無法理解沒有糧食,沒有書本,沒有新衣裳的生活。她只感受過衣食住行的富足和科技的便利。奶奶說,以前的苦日子早就過了頭了,生活在這個時代是孩子們的福氣,大家都不能死磕在過去的苦里,你們唯一要做的就是學會老一輩人的辛勤和努力。

              新紀不曾體會過奶奶的心酸,但是在她成長的時代和環境里,也有奶奶體會不了的難耐。奶奶總會笑著說:“以前我養蠶的時候,總是覺著神奇,那蠶啊把自己裹在那么厚重的繭里,反反復復多少次,得多難受呀。最后變成蛾,才掙脫了所有束縛。”最初是懵懵懂懂的,但在一次次的磨礪后,新紀也開始理解破繭成蝶的故事。


              版權所有: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