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校園文學

              渝都·通途

              作者:韓秋莎     供稿單位:校報記者團      發布時間:2019-07-03     瀏覽次數:



              夜幕來臨,天色漸漸暗淡了下來,掛在樹上的彩燈忽閃著,新年的鐘聲近了。

              已亥春盈,金豬錦騰。一路上張燈結彩,人來人往都是過年的氣氛。

              “還有三天就新年了,最近進出城的人很多,我們坐輕軌去,方便。”爸爸放下了車鑰匙。

              出門,走在梯坎上。燈光照在靜謐的小路上,依稀浮現出了老重慶的影子。

              山即是城,城即是山,山城是重慶的特征,也是重慶最主要的別稱。從山城香煙、山城手表、山城熱水器、山城小湯圓……可以說“山城”無處不在。依山而建呈石梯狀分布的梯坎則代表著典型的重慶山城風貌。它們是青磚黛瓦的天上街市,亦是曲徑尋幽的人間芳華。這些梯坎是連接上下半城最重要的通道。它見證著城市發展,承載著一代代重慶人的記憶。山城地貌讓重慶有了自己獨特的味道,記憶在這里駐停。

              望見吊腳樓,踩著石板路,路過黃葛樹,一不小心仿佛穿越了時空。在兒時的記憶里,因交通不便、路途顛簸,凡要帶重物上樓梯時需要“棒棒軍”幫忙,就是俗稱的臨時搬運工。一根竹棒兩根繩。曾經的他們用汗水轉動著工業的齒輪,帶動著城市的發展。如今,他們也時常在黃葛樹下乘乘涼,在街頭打打麻將,在地鐵上體驗著交通的便捷,在城市里享受著生活的安康。

              刷了卡,進入了地鐵站。每次坐上6號線,我都會遙看窗外,欣賞那奔騰著的長江。暮色降臨,山城在燈光的點綴下變成了天上宮殿,燈光與星月交燦,夢幻而浪漫。跟著6號線穿梭在江上,正巧在朝天門碼頭上看到了剛剛啟航的輪渡9號。

              朝天門碼頭承載著太多歷史風云,它是重慶的軸心。江與山在這里相遇,沉淀著古人的柔情。輪渡的聲音打破了沉寂,它是新時代的號角,亦仿佛是遠古的呼喚。你乘輪渡歸來,我在埠口等你。從伏牛溪到江北嘴,從朝天門到野貓溪,輪渡是重慶人心中的一個印記。曾經必要的交通工具,如今變成了打卡圣地。聽父輩說起,重慶的交通在以前是很落后的,偌大的山城只有屈指可數的幾條路通向外界。茫茫的江面上只有兩座橋,其余的地方靠輪船,每天排隊等候渡江的人群,從江邊開始蜿蜒,難見盡頭。建國七十周年,重慶的面貌發生了巨大的改變,高速公路、跨江大橋建成通車,使八小時重慶、半小時主城變成了現實。長江與嘉陵江上大大小小數十座大橋儼然成了重慶一道新的風景線,也讓重慶有了橋都的美譽。復雜的立交樞紐成了網紅,全國各地人民都想來體驗一下這座把導航繞暈的城市。

              時光輾轉,新中國迎來七十華誕。回望來路,炎黃子孫們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無時無刻不在創造著輝煌。以山城著稱的重慶,沐浴著改革發展的春風,從陳舊古老的青石板路到錯綜復雜的城市立交,在各族人民的努力下天塹變通途,逐漸發展成了8D魔幻都市。

              七十年的奮進,七十年的拼搏。中國已經成為一個不可小覷的國家。高鐵是我們的名片,北斗是我們的行裝。不管是西氣東輸,還是南水北調,我們都能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神舟飛船,載人遠航;遼寧東風,展現力量。

              緣分,是最奇妙的東西。多一分,少一刻,都不會相遇。

              我何其有幸,生于華夏大地。

              “四面青山里,兩江碧水流。花環樹繞中,麟次見重樓。”位于中國西南腹地的重慶,帶著山城獨有的俠氣與柔情,跟著時代的步伐,在新時代登高涉遠、負重自強。

              夜漸漸黑了,鐘聲漸漸近了,輪渡漸漸靠岸了。

              新的征程也來了。


              版權所有: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