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校園文學

              火車里,人生百味

              作者:段云朵     供稿單位:校報記者團      發布時間:2019-07-03     瀏覽次數:



              當談及遠方時,你會想到些什么?

              “火車”是出現在我腦海里的第一個字眼。

              哪怕如今交通飛速發展,萬物更新換代,高鐵、飛機的速度早已遠遠超于火車,時空距離在它們的推動下迅速縮短,火車已經慢慢處于時代的末尾,可我對火車卻仍然有一份特殊情懷。

              這分明毫無道理,卻又理所應當。

              高鐵太快了,景色被完全拋下,留在你眼里的只有那一串殘影,你慌慌張張得貼近窗口,努力往后看,早已瞧不見了,只剩下驚鴻一面的錯覺,真實面目被掩蓋在紗罩下。它快,快到拋下一切,你上車時候的歡笑又或是眼淚如霧氣般被它沖散,它殘忍地拋下一切。

              飛機太無聊了,它安靜,每個人輕聲細語地交談,剛起飛時帶來的驚喜很快消失不見,它穩妥地在平流層上飛行,窗外是云朵,大片白色鋪染,千篇一律,你很快感覺到疲倦,眼罩一戴,周圍是靜謐的,只是一場空白的沉睡。

              而火車慢——風景也慢,思緒漫無目的地飛翔。火車持續北上,連綿的山脈,起伏的丘陵,像是被一只巨手強行壓下,一望無際的平原出現了,鐵軌也望不到邊,不同的景色被同一個窗口框住,每一秒好像都是新的。它窗外有河流、湖泊、稀疏的羊群、低矮的房屋,窗內人們四處走動著,互相攀談,各類方言與普通話交織在一起,人生百態在此處或那處,你側耳傾聽,傾聽阿婆談論她在北京工作的孩子,傾聽失意的年輕人對電話那旁苦澀的訴說。每一個人都會有不同的故事,但又相互交融。雖是聒噪的環境,但里面的故事也許會讓你怦然心動,那是相觸更是契合的感覺。

              火車就像一座橋,牽系起此端與那方。你從一間簡陋的候車室出發,熙熙攘攘的人們集聚在逼仄狹窄的空間,你也許手里握過4元的火車票,簡單的粉底軟質,獨自一人去往未知之處;又或許在高三畢業那年,將一歲一日的積蓄翻騰而出,和至交好友出省游耍玩樂,長達十多個小時的旅途,火車穿過一條又一條隧道,轟隆聲從左耳鉆至右耳,來回跳躍,網絡斷開、窗外漆黑,幾十秒的放空階段。

              這趟慢悠悠的火車啊,不論是什么顏色,好像表面的油漆總會脫落一點,露出底下棕褐色的金屬內在,偶有光芒閃爍,卻反倒更添歲月之感。它載著一群來自天南海北的人,又把他們送往海南天北去,車廂內充斥著各人的歡笑與眼淚,它晃晃悠悠地停下、離開,有人到了,有人仍在路上。

              人生百味濃縮在這一列車廂里,煙囪里冒出的蒸汽是它不斷被路程熬制的結果,火車的鳴笛聲是最終沸騰的象征,蒸汽沖擊著碗蓋,發出叮當的敲擊聲,這一碗濃湯被人們端出,嘗到嘴里,只道歲月悠然,我終將抵達彼處。


              版權所有: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