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校園文學

              來日方長

              作者:郭宇和     供稿單位:校報記者團      發布時間:2019-07-02     瀏覽次數:



              發生了一些事情之后,我打算出去走一趟。

              我喜歡火車,疾馳而來的奔雷,打包在行李中的期望。我坐在很容易沾染體溫的綠皮座椅上,在嗡嗡的綠色小風扇的吹拂下,看著窗外飛速奔走的麥田和花圃。

              綠皮火車對于我來說有著某種特殊的意義。十年前,它是我回到家鄉的唯一期盼,滿載著思念和期待從南駛來,帶著我回歸遙遠的、幸福的北方;十年后,它是我對過往的唯一紀念,是我的遺憾、不甘、無奈和等待。

              從車窗望出去,有好多好多、匆忙交錯的白樺樹,陽光照得樹上綠葉泛著白花,氣流攜卷的風吹得它們上下翻飛;高高揚起的長鞭和低頭吃草的羊群,如同散布在翠綠或枯黃地面上的斑點;干涸或汨汨流著的河流、繁茂著或等候著的田地以及零星散落的、簇擁著紙花的土包,伴著可能有,也可能沒有的碑石;站臺上癡癡等待或不肯離去的人,倦怠又期待的神色、夏天的汗水和冬夜呼出的白色水汽……

              有時在城市的邊緣,看著火車呼嘯而過,在夜色里帶著微微蒼白的燈光,總是要忍不住紅了眼睛。

              如果不去期待,就不會有失望;如果不去思量,便不會感到苦痛。

              我從不避諱離別,也不忌諱死亡,與其說無所畏懼,更不如說是鄭重其事。

              當晚霞跨坐在屋頂上,當曙色抹消了地平線上的暗色,在無數的輪回里,人們相聚又分別。旅途中有很多離別、很多不舍、很多嚎啕大哭、很多隱忍不發、很多強顏歡笑。手足無措的母親哄著哭鬧的孩子,精疲力盡的務工者坐在車廂的連接處抽煙,滿面愁色的學生做著無窮的卷子,無聊的青年打著不知名的游戲、追著不知名的劇……火車是生活的微縮世界,在有限的微縮里,有著無窮的疲憊與落差。

              倪湛舸在《夜班車》里說,“夜班車去春風吹拂的峽谷/白梨、稠李和晚櫻開滿山坡/像海浪暗涌,又像飛沫舍身/還像身不由己的這些年”這就是生活,疲倦就是生活,我們不可避免地消極。消極不好嗎?消極一下沒什么不好,人生總有高潮低谷,消極時就去散散心,找回從前的我。

              “哪朵玫瑰沒有荊棘,最好的報復是美麗,最美的盛開是反擊。”

              不妨不妨,來日方長。


              版權所有: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