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校園文學

              夢里是歸處

              作者:空燈     供稿單位:校報記者團      發布時間:2019-06-10     瀏覽次數:



              談起高考,仿佛是發生在昨天的、在寡淡的人生餐桌上為數不多的濃油赤醬。

              三年來,或者說十二年來,讀書期間的種種歡樂與苦楚,都在高考的一個響指后,碾作齏粉,隨亂紅飛花去也。

              我的高三,可以說是一場兵荒馬亂。但誰的高三不是呢?每個人都在層層疊疊的試題里描摹面目模糊的青春,試圖窺探深淵下孕育著的未來。有時候會發現,老師用力寫下的板書是這樣精巧,有時又會覺得,自己的答案像是被水完全浸濕,一個個字體變成蜿蜒漫開的線條,令人琢磨不透。

              成堆的試卷,在一本線附近搖搖欲墜的分數,仿佛全身都置身在一片迷霧里,負擔積壓著我,讓我對一切的一切充滿了厭倦。

              我想了,也就做了。一張用過的答題卡,鉛印浸透了紙面,直直映在背部,添上草草的字跡,和大意是自己不打算繼續讀了,請問怎么辦理退學手續的話,放在老劉——更多人喊他“恒哥”——的桌子上。

              現在想想,班主任當時看到該是怎樣一種心情呢?換作是我的話,在當時那樣的家庭困境下,工作又遇到了這樣的“刺頭”,可能會原地崩潰吧。所以我很感謝他,感謝他沒有把我拎到辦公室去呵斥,而是在偶然遇到我的情況下,仿佛談起今天天氣如何一樣說道,“辦公室還沒上班呢。”把我哄了回去。隨后的幾天,面對我要退學的堅持,“你回家去玩兒幾天吧,開心了再回來”。其間種種暫且不表,總之,過了一個星期,我又回到了熟悉的教室,繼續我的高三。

              無人理會的、獨自咀嚼著的高三。

              躺在操場看臺上看著星星、吹著晚風的時候,我認為,所有人都放棄我了。我越肯定,就越放飛;越放飛,就越肯定。可是啊,當我在早操時看著晨光從層疊的白云中迸出,渲染重重的金彩;午飯吃著“一律三毛”的大魚大肉,平時不敢買的種種抱了滿懷;晚新聞聽著教室外傳來密密麻麻的背書聲,在教室里看同學們起哄反復播放某幾條格外有趣的新聞。這些平常的瞬間,像氤氳在教室里的暖黃煙霧,平靜放松,逼仄的空間仿佛也逐漸擴大,一點一點驅散我的煩悶與不安。

              于是我想要活得精彩,這種想要絕地翻盤的奇妙情緒成了支撐我走完高考的最大動力。誠然,在學校,我并不優秀,高考成績也遠比不起旁人,但這對其他人而言是一點點微小的分數,對于我來說,卻是莫大的恩賜。

              考后的謝師宴上,老劉看著我的成績笑得滿臉通紅,而我在下座一個勁兒給他灌酒,這個三十剛出頭的“老劉”喝得稀里糊涂,我才知道老師們在背后達成了一個怎樣讓我哭笑不得的“保護協定”。

              “某某某壓力有點太大了,我們盡量不要批評她,多鼓勵鼓勵她,我還是相信她能考得不錯的。”朋友知道了這段話,笑罵我是個被老師們慣壞了的小朋友。

              在一切都結束了的八號,我連著三天未能成眠。我總覺得自己還沒有畢業,還是個在學霸堆里艱難求生的普通高中生,甚至說,我還是許多年前那個張牙舞爪、四處稱王稱霸的小孩兒。這十幾年過得太快了,我還沒長大,請別讓我長大,如果我還在夢里,請別讓我醒來。我還想待在那里,一個被無數外人隨意斥責,卻只有我們知曉它的美好的地方,那里還有我的老師,我的同學,我的夢想,我的淚水和歡笑。

              版權所有: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