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校園文學

              快晴

              作者:徐紀源     供稿單位:校報記者團      發布時間:2019-06-10     瀏覽次數:



              夏天是什么時候來的呢?

              夏季風四月底五月初從東南沿海登陸,和冬季風相遇形成鋒面雨帶。六月份雨帶推移到長江流域,那是漫長又延綿的梅雨。因為天氣總是很好,當我看見夏天的時候已經六月了,我坐在我媽媽的電動車上看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出版的語文便攜背題本。當我們停在路口等交通燈時,濃烈的陽光照著書頁,油墨反光讓我看不清那書上的字是什么,我只覺得穿著校服外套好熱。八時二十分,學校門口有很多人,家長和老師站在志愿小棚子下面說話,但我已經無暇關心他們在說什么了。

              我好緊張,只能走得很快,讓我的注意力都放在腳上。距離門口很遠我就看見班主任和隔壁班的英語老師,她們在門前送考。那一瞬間我好開心,我想,她就像每次周測一樣看著我們,沒什么大不了。但是我又很想哭,畢竟這是六月七號,是一個普通的、但又和其他每一天都不一樣的大晴天。

              老師站在值班室門口向我揮手。細碎的光點鉆過樹葉,陽光只能從一邊照到她。遠遠看見她這樣,我想起前兩天答疑的時候我去辦公室問她數學題也是這樣,陽光從一邊的窗戶照進來,照在她的側臉上。那時我很緊張,覺得自己還有很多東西不會,也覺得不舍。三年過去,樓層換了又換,但老師的座位總在進門靠窗的角落,在這里我因為圓錐曲線只考了七十分被詢問,也因為模考前幾名被夸獎。我想起老師幫我講題目時,低頭看著她的側臉的那一刻,我仿佛看見以往每次站在這里所看到的光影重疊起來,時間好像從來沒有改變過什么,但那確確實實是我最后一次站在那桌子前面聽她說話了。我努力瞪大眼睛去看她寫的解析式,因為我覺得再不這樣的話我的眼淚就要奪眶而出了。

              我更快地向門口走去。我想起過去每個語文早讀時我們起早去買學校門口的米線,每天晚自習開始前又狂奔去學校門口買雞柳和烤冷面吃,此刻我恨不能像那時一樣跑得那么快。我想起我的同桌,我們在課上睡覺、寫作業,英語聽寫翻書被走廊外突然拉開窗的班主任看得一清二楚。我想起老師要我們在下午課前一起唱一首歌振奮士氣,我想起前一天我在辦公室丟了我最喜歡的橡皮,所有在辦公室的老師和同學都在幫我找它。

              我沒空再想那么多了,我穿著長袖校服外套,我最喜歡的T恤、襪子和鞋,很快就走到了考場門口。因為我太緊張又太著急了,我忘了拿準考證出來,于是只好又停在門口從我喜歡的薄荷綠色書包里找準考證。我看見老師笑了,她伸手擁抱我,就像夏季風迎面擁抱冬季風。

              那是一個天氣很晴朗,晴朗得梅雨忘歸的夏天。


              版權所有: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