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校友風采

              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記設計011十年聚會

              作者:趙志祥     發布時間:2015-12-23     瀏覽

                

                

                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

                所有的淚水也都已啟程

                卻忽然忘了是怎么樣的一個開始

                在那個古老的不再回來的夏日

                無論我如何的去追索

                年輕的你只如云影掠過

                而你微笑的面容極淺極淡

                逐漸隱沒在日落后的群嵐

                遂翻開那發黃的扉頁

                命運將它裝訂的極為拙劣

                含著淚 我一讀再讀

                卻不得不承認

                青春 是一本太倉促的書

                      ——席慕蓉

               

                華北平原的秋不似北方其他地域那般來的突然——迅猛間便已一片蕭索,淅瀝瀝一場連陰雨過后也只有清早和傍晚略感涼意,反倒消退了不少熱氣,清爽、干凈。10月3號傍晚,我目送設計011的校友們坐上大巴,在余暉里的華電林蔭道下漸漸遠去,終于,一個轉彎消失在視野里。

                早在之前一個多月里這位畢業后選擇留校的劉讓老師便聯系我們開始著手準備設計011的十一同學聚會:討論文化衫的配色、紀念品的種類,安排吃住,規劃活動流程……每一樣都想了又想,討論了一遍又一遍,生怕落下什么,因為要回來的是一群久別家的孩子,是散落各地的蒲公英。

                十年前他們離開華電,飛向各自的遠方。

                十年后他們齊聚華電,再憶往昔的溫情。

                10月2號早上,由于東西較多劉讓開車過來接我們去中銀大廈。說起劉讓,倘若他和一群學生站在一起恐怕很難分辨出誰是老師誰是學生,年輕、隨和。那天上午,最先來的是當時的班長——虞洵巍。他一米八的個頭,和藹親切,一見面便握著我的手說“辛苦你們了!”之后,陸陸續續的來了一部分校友,其余的在第二日早上匆匆趕來。幾乎所有校友都是隨著工作人員的指引,按部就班地來,然而一位校友邊登記個人信息邊打電話,和電話那頭的校友攀談來,“我到了,你在哪里?”之類,竟連紀念品都忘記了帶就快步去尋找舊日“好友”,活脫脫像一個兜里揣了幾塊糖的猴急的小孩兒,來不及回家就一顆接著一顆地剝了吃光。校友們見面時的各種可愛樣子亦使我們忍俊不禁。

                10月3號上午,他們穿著紀念文化衫乘大巴回到二校舉行座談會。一下車,走進機械系主樓——教八B幢,自習室里零零星星的還有一些未外出的同學在學習,一如當時的他們。其中一個校友悄悄的扒開門縫向里瞄幾眼又輕輕的關上門,生怕發出一點驚擾聲,像躡手躡腳怕驚跑停在花上的蝴蝶的行人。會議室外,他們在簽到板上簽下各自名字,一位校友的可愛活潑的小女兒搶下爸爸手里的簽字筆,鄭重而又輕快的畫下爸爸的頭像,又像小兔子一樣在眾人的歡笑中蹦蹦跳跳的跑開。

                座談會上,張慧娟校友一句“大家之前讓我主持這次座談會,我也準備了許多,也寫了一些東西,但又覺得太正式反而有些不自在,大家輪流談談這十年來各自的工作、生活吧”。是啊,醞釀了千言萬語,腹稿打了一遍又一遍,可話到嘴邊卻不知如何表達,最終抿抿嘴緩緩咽下去,一家人坐在一起聊聊家常,談談變化,一如十年前畢業分別時想訴三天三夜的別離可最終只是輕輕一個擁抱。各位校友的發言中我們得知,這十年來他們有頻繁離職的,也有堅守本分工作的,有跨專業跨行業發展的,還有離開體制下海經商的……他們像太空里的星星,各自有著不一樣的軌跡。

                “大家可能知道他們讀研了,其實我當時也讀研了,只是我讀了會計的研,和大家偏離得有點遠。”王浩校友在介紹時稱,“讀研以后我的學習熱情高漲,每天早上第一個去教室,班里男生很少。”他的這一幽默的介紹立刻引起炸鍋般的哄笑和討論。

                一位校友立馬插嘴到“我當時還輔修會計來著,但是周末去上課發現全是男生!”

                “大家和你想法一樣。”

                “你當時是沒想到人家周末不上課吧。”

                ……

                各種調侃和玩笑此起彼伏,最終王浩校友不得不來一句“你們別搶我的發言時間啊。”來結束這場喧鬧。如此熟悉的情景,就像那時上課前,也像那時在路上,更像那時宿舍里開玩笑。校友們說話風趣,幾次引得大家捧腹大笑。

                然而,在一位校友的介紹中,我們了解到:在畢業后,該校友簽約內蒙古某發電廠,但由于生產安全隱患公司大量資金被凍結,但工期又不得延誤,無奈之下眾多進口設備被更換,導致后來設備磨損嚴重,廠子效益下滑,領導走馬上任一批又一批,員工人心渙散,惡性循環不止。而這期間,該校友在檢修、脫硫等各個崗位上均有建樹,其中在鍋爐修檢處任職時遭遇了常人無法體會的困難。校友平靜地敘述道:鍋爐里到處是粉塵,平均工作溫度四十多度,有時鍋爐壞了,自己爬進去鼓搗半天,終于能運轉了。最終這位校友調離了那個崗位,然而我卻無法想象他那微胖的身體是如何在逼仄的高溫鍋爐管道中匍匐工作。眾人問起他的生活時,他拿起礦泉水輕抿一口,“我先自罰一杯。”笑聲過后,在師兄的繼續講述中我們知道,原來由于種種原因,該校友在感情上亦不是那么平坦,也曾失戀后彷徨、苦悶。在與他的交流中,我沒有看到一絲對生活的不滿,反而他那始終掛在臉上的如太陽般燦爛的笑容感染了我,同時我也明白,他那份樂觀的背后掩藏了多少辛酸,也因為那份樂觀,使多少艱難都不那么艱難。當我手中的照相機對準他,按下快門的那一瞬間仿佛捕捉到了一束光。

                3號下午,在校籃球場上,他們又找回了大學時的自己,搶板、投籃,或許技術已經生疏,但是當雙手摸到籃球的時候,他們又觸碰到了往日大學時光。

                看著他們打籃球,我和同站在一旁觀看的虞洵巍聊了起來。這位大學時的班長對此次的十年聚首表示:他們把人生最寶貴的四年留在了這里,大家能回來本身就是對大學時光、對內心溫情的一種懷念。這樣的機會很難得,但也希望以后,十年,二十年后還能再聚,也希望那時班上的同學能夠在各自的行業作出成就,回報母校。當我問道在他眼里十年來同學們有哪些變與不變時,虞洵巍將目光轉向籃球場上活躍著的大家又緩緩拉回視線,“十年了,我覺得大家都變了,心態變得更加成熟,大家都已經成家立業,開始經營自己的人生,而不變的,是這份情誼。”在與虞洵巍的聊天中也得知,他在畢業后首先在中廣核工程有限公司工作了幾年,后來因為愛情而回到家鄉,同時也受家庭環境的影響開始創業經商。在創業中虞洵巍很清楚地認識到傳統行業發展空間有限,如今正在轉型投資領域。

                結合自身情況,虞洵巍建議有創業想法的同學們,最好用幾年的時間做一些有方向性的思想上、能力上的準備工作,要有面臨一切困難的承受能力,挫折面前要有韌性,要能堅持。而對于在校生,他認為:我們應多參與社會活動,增強溝通能力和處理復雜問題的應對能力;將來選擇自己的擇業方向時既要結合自身興趣特長,也要關心國家倡導、時代迫切需要。“珍惜畢業初的幾年,要靜下心學習積累,只有沉下去關鍵時刻才能浮起來。”責任、珍惜,這四個字在虞洵巍的一言一行中悄然流露。由于他事務繁忙,要提前離開,所以不得不結束這場意猶未盡的交流。

                穿過綠茵操場,前往校門口合影的途中,校友們一再的對我們感謝的話語讓我們突然間忘記了這幾日的疲憊,留下滿滿的感動。尤其虞洵巍愛人那句“他們只有現在才是最真實、最自然的,在外面多多少少有拘束,很久沒有看到他這么放松了”讓人心頭一顫。校門口,在“華北電力大學”幾個大字前他們留下來他們此行最后的照片——首先每個人都單獨上前和這幾個字合影,然后集體留念。因為這里是他們的母校,母校……

                停在校園里的大巴已經就緒,我目送設計011的校友們戀戀不舍的坐到車里——還不停的向窗外張望,在余暉里的華電林蔭道下漸漸遠去,終于,一個轉彎消失在視野里。

              版權所有: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