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校友風采

              許亮:夢想天空分外藍

              作者:趙志祥 周宇成     發布時間:2015-12-17     瀏覽

                

                

                一場接連不斷下了幾天的綿綿陰雨終于在十一這天畫上句號,雨過后保定的天仿佛被清洗擦拭過一般——藍的清澈、純凈,風吹來帶著絲絲涼爽而沒有丁點兒寒意。早就聽說十一期間,要有法政系的校友返校,十一下午,教八A樓下一行人正在宣傳欄前交談。眾人中,格子西裝、整理的一絲不茍的頭發、锃亮的皮鞋,遠遠地便給我留下深深的印象,果然,他就是我們要采訪的剛剛結束捐助儀式的許亮校友!

                文化廣場的領舞者

                2001年,第一次站在華電二校門口,看著眼前破舊的鐵柵欄大門,旁邊白底黑字的“華北電力大學”豎匾以及周圍一望無際的玉米地,蕭索、破敗,許亮內心一陣酸楚,“站在宿舍樓頂上我當時就哭了,我都有了回去再復讀的想法,這不是我想要的大學,甚至在畢業之時我都并沒有太多留戀。”然而即便曾懷有這樣決絕的想法,時隔十年之后,許亮對母校又有了完全不同的認識——走入社會后,我們頂著華北電力大學的光環,你可以羨慕清華北大,然而華電也足夠讓你驕傲。像極了明知不對卻和父母激烈爭吵又固執到不愿認錯的叛逆男孩兒了終于在若干年后與別人的聊天中回首青春無知時不經意間道出了一句“那時候太小,不懂事”。十年,在經歷,也在感悟。

                聊起當年的大學生活,許亮坦然的說到自己當時成績一般般,但是在其他方面做了不少事情。同時我們也了解到,正是這些學習之余的事情使得許亮的各方面能力都得到鍛煉.

                那時,每周末夜色降臨時文化廣場上都會有一群舞者于悄然中登場,引得眾人的駐足與歡呼,又在掌聲中退去。作為藝術團成員,許亮毫無例外的參與到其中,而且是人群中央最閃耀、最驚艷的——領舞者。這樣的身份與經歷也似乎為他日后不甘平凡而做出大膽抉擇埋下伏筆。

                其實,除了能歌善舞,許亮還頗負才華。除在校報記者團如魚得水外,許亮將許多精力都放在了經營華電BBS——緣路有你上。那時,QQ是個嬰兒,貼吧剛要出生,微信還在娘胎,而BBS正風行各大高校,是無數大學生的寵兒。作為斑竹,這里成為許亮天馬行空的舞臺。“你無法想象當年康比得這個名字有多火。”訪問量是最好的證明,校園路上、餐廳排隊時,人們對“康比得”三個字的討論是最有力的認同。當我得知在許亮畢業四年后,“緣路有你”上仍保持他的訪客紀錄,心中不禁和現在流行的“大V”一詞聯系起來。

                四年華電時光不緊不慢的悄悄溜走,點點滴滴都成為許亮記憶里最美好的花絮,二餐廳桂林風味的飯、韓莊路口的大盤雞、校門外至尊餃子館都成為他心中無法替代的美味。

                毛烏素沙漠的追夢者

                2004年,許亮畢業,沒有像其他人那樣有著關于就業的太大糾結。“我是法政系第一個簽約的。”看著我們臉上的疑惑許亮解釋到:原來華電校園招聘會在北京開啟時許亮已經簽下了他的第一份工作,第二天來保定舉辦許亮已經手握合同。其實,這份工作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容易得來,當年來招聘的200家企業只兩家單位對法學專業有需求,而這兩家企業均優先向許亮遞出了橄欖枝,最終他選擇了坐落在內蒙古烏審旗毛烏素沙漠腹地的蘇里格燃氣發電廠。“因為那里給的待遇更好一些。”很簡單的初衷,同時也意味著要忍受荒涼惡劣的工作環境,從此他就像沙漠中奔跑的駱駝——堅韌中前行。

                由于能力出眾,畢業后沒有經歷試用期便直接上崗,一個人同時包攬三個崗位,短短四年半的時間已經成為廠子里最年輕的副科,十年前月薪已經超一萬……種種常人看似不可能在許亮身上得到一一實現。就在眾人都覺得他該有一份安穩、光明的前程,他將在電力系統一路走下去時,許亮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抉擇——放棄已經取得的一切,獨立創業!放棄需要勇氣,選擇需要智慧,這一切似乎早在多年前暮色下的領舞校園舞會時已經寫好了答案,哪怕許多人對他的做法表示不贊同。

                “因為不甘心,因為夢想。”當問到許亮為什么要創業時,他如此回答讓我們恍然大悟:原來夢想從不會被現實掩埋,而在現實中沉沒的人從沒有過真正對夢想的思考。

                越努力,越幸運

                安逸像一床暖被讓多少曾叫囂著追求夢想的人不愿鉆出來去挑戰冰冷的現實。而許亮始終清醒的認識到自己的追求,只是在等待一個機會。馬云對機會的有這樣的看法:機會來的時候,很多人看不見;看見的時候看不起;看的起的時候看不清;看的清的時候看不懂;看的懂的時候來不及了。許亮用四年半的時間蟄伏換得一個好機會的出現,然而對于創業者來說并非有機會就一定會成功。

                在創業第一個月,緊緊攥著一個月的銷售額——73塊錢,“我被打趴下了,我沒想到創業這么難”。在最失落無助的時候,許亮回到大草原,藍天白云牛羊牧馬,兩個月后,卷土再來。我們提及“是否想過創業失敗后會怎樣”的疑問時,許亮很堅定的回答道“我也考慮到了失敗,一旦失敗,我的選擇只有一個,那就是堅持”。正是這份“成功源自于堅信,結束于堅持”的信念,讓許亮即便在最艱難的時刻也從未動搖過自己的追求與夢想;也正是這份在懷疑和質疑中堅持的執著讓他心中始終不滅對未來的希望!

                “我每天早上都會對自己說——今天一定會有美好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看著許亮嘴角的淺笑,心中一陣春風。事業有成的他被邀請講述自己創業的故事時也會激動,也會辛酸,也會熱淚盈眶,然而許亮歸結下來只有一個字——值!盡管如今已經是無限極(中國)有限公司業務總監,他并沒有放棄追尋,“我正在辦簽證,打算出國讀一個MBA”。當努力成為一種習慣,幸運自會關照。

                感恩才會天長地久

                此次返校,既是赴法政十年之約,也是謝母校教誨之情。早在之前許亮就聯系學校,想要盡自己綿薄之力捐助十名貧困大學生回饋母校。“我深知貧困學生的不易,只是想盡自己的一點努力,讓他們生活的好一點”。在交流中我們也得知,華電設立以許亮名字命名的獎助學金是他心中一直以來最大的夢想。

                其實這并不是許亮第一次做公益,剛畢業的時候,許亮就加入了呼和浩特市的義工隊,內蒙古的冬天寒風凜冽,走在外面像刀子在臉上刮,任你遮擋的多么嚴實都要鉆進去,即使是如此的天氣,許亮也會乘著破舊的班車在顛簸中去偏遠地區做義工。關于資助貧困學子,他也曾做過不少,去年發起并號召捐助17萬給內蒙古的貧困大學生。2013年、2014年連續兩年在內蒙古開展“抱一抱,送溫暖,推開窗”的愛心棉衣捐贈活動,親自采購品牌羽絨服為幾百位大學生送去溫暖。對于這一活動的初衷,許亮給了一個簡潔又溫馨回答——“很簡單,就是希望他們能過一個溫暖的冬天”。

                心懷感恩,這既有家庭的影響,也有事業、經歷的感悟。“有了一定的成就,就會想著回報社會,有社會價值才是自己最引以為驕傲的”。將社會責任與價值觀念融入血液,公益就不再是逢場作戲。感恩已經成為一種習慣,像洗臉刷牙吃飯睡覺。

                或許用許亮的話來解釋更為貼切:感恩才會天長地久!

                這是個談夢想遭鄙棄的時代,也是一個嘲笑夢想泛濫的時代,然而許亮用親身經歷告訴我們依然要堅持夢想,不管多少人質疑,始終要堅信:今天瞧不起我的人也好,誹謗我的人也好,看我笑話的人也好,未來只會成為一種人,就是臺下給我鼓掌的人。

              版權所有: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