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華電人物

              樊宏娟:做閑不下來的青春擺渡人

              供稿單位:      發布時間:2019-06-27     瀏覽次數:

              118b325c081a447d80618f7743c083d2.jpg

               我是學生公寓管理員樊宏娟,1988年8月來學校工作,從2001年開始做學生公寓管理員,每年負責學七舍和學九舍1600余名本科生和研究生的管理服務工作。十九年來,我始終用愛溫暖學生心靈,陪伴學生成長。同事們稱我是“閑不下來”的管理員,而學生們則親切地稱我為“慈母般”的“樊阿姨”。
                在外人看來,我的工作瑣碎而平凡,但我打心眼里喜歡這份工作,喜歡我的孩子們,關心和照顧好每一個離家在外的孩子就是我的責任。
                我跟孩子們之間發生了很多很多故事,下面我跟大家分享幾個小故事。
                2007年新生報到時,7舍119室的6號床,連接上鋪的地方總晃悠,維修工用一根有銹的三角鐵支上了,但家長怕危險,就找我解決。我拿著換洗干凈的窗簾去宿舍,對家長說,這窗簾我親手洗過,咱剪成條,纏幾層,就碰不到兒子了,而且顏色也挺合適的,行不?邊說我就邊纏,家長一看連連說行。
                2013級有個孩子,性格高冷,不愛說話,報到結束后我發現他只帶了被褥,沒有床墊,就跟他說這樣睡覺太薄太冷了。我給他拿了個洗好的舊床墊鋪上,跟他聊了會兒天,距離拉進了,他也不拘束了。當天晚上,他媽媽打來電話表示感謝。大三的冬天,他腿部受傷,腳腫的穿不上鞋,我給他換了平板床,拿來拐杖帶他去檢查,還去超市給他買來了大碼的棉拖鞋和好多吃的送回宿舍,當晚,他的家人又給我打電話再三感謝。現在,他已經畢業兩年了,在國外受訓飛行員,前些天給我發來消息:“阿姨呀,今天跟朋友談起曾經在保定的四年,真是感謝您對我的照顧,很想念您,等我回國了肯定找時間看看您。”
                來自新疆的貧困生買買提艾力學習基礎差,性格內向,學習和生活上的雙重壓力使他產生了退學的想法。我勸導他樹立學習信心,努力完成學業,并多次自己掏錢購買學習和生活用品資助他,并主動聯系學校資助中心,幫他申請了在宿舍樓擔任協管員的勤工助學崗位。畢業時,他動情地說:“樊阿姨,謝謝您,我當了四年協管員,不僅得到了經濟補助,還鍛煉了處事能力。”
                2011年的畢業季,我看到有些畢業生的幾十本書賣廢品只換來幾塊錢,而大一學生竟又從收廢品的手里花五塊錢買回一本“毛概”,我就拿來兩個紙箱放在學7舍的大廳里,倡議畢業生們把舊書捐給學弟們,不讓學弟去花冤枉錢。從2012年開始,我還籌建了“動力書屋”,將畢業生離校時的舊教材、舊資料等,統一回收至固定宿舍并安排學生管理,供低年級學生借用。畢業生們還將自己的學習生活經驗,以及對學弟的祝福寫在舊書上,使低年級學生能夠站在學長的“肩膀”上更好地學習生活。除了舊書,我還把畢業生留下的電腦桌、鏡子、涼席等舊物轉給有需要的學生使用。
                每年畢業季前,很多學生對考研還是就業充滿了困惑與迷茫,我就想,如何才能從自己的角度為學生們做點什么呢?從2011年開始,每一級學生畢業前,我就將他們入學時的住宿登記卡貼在紀念冊上,請畢業生寫下就業單位、考研學校、聯系方式、就業或考研心得等信息,制作成“七舍寶典”。想去學長單位工作或學校讀研的學弟可以到我這兒查詢“寶典”,與寶典上的學長取得聯系后,只要一說“樊姨讓我聯系你的”,學長就會知無不言地向學弟介紹情況。如果有學生去復試或是實習,我總會幫他們聯系已經畢業的同學,一句“樊姨讓我來的”,學長們都會盛情款待自己的學弟們。9年間,“七舍寶典”已有九部,被在校生大量查閱,成為了不少人心中的“秘笈”。
                從2006年開始,我就肩負著動力系足球隊和籃球隊畢業生們的重托,照顧著這群馳騁在運動場上的小伙子們。比賽時,我都會給畢業生們實時播報戰況,發送視頻,經常一場比賽下來,就把整月的手機流量用超了。我發動我愛人擔任動力系足球隊的義務教練員,為足球隊指點和解惑,在隊員的眼里,我倆就是他們的主心骨,只要有我們在,隊伍就士氣高昂。每次比賽前,我都會在宿舍樓的小黑板上提前寫好球訊,還自費為球隊購買礦泉水等物品。我承諾,只要進決賽,就買紅牛,還偷偷地買好香檳隨時準備慶祝奪冠。到目前為止,我已經給學生進行了六次奪冠香檳慶祝,動力系足球隊實現了五年四冠的壯舉。
                十九年的守候,或許在外人眼里是枯燥的重復,但在我眼中卻是說不盡的甜蜜與幸福。記住每一個學生的樣子,與每位同學都像親人一樣,每一次問候與關切都在他們的心里留下深深的印記。送別畢業生時,一句“樊姨,抱一下吧”!這是孩子們在畢業之際哽咽著說出的最大不舍,也將我與孩子們緊緊地拴在了一起!

              版權所有: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