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華電論壇

              現代大學制度引領強校之路

              作者:梁淑紅     供稿單位:      發布時間:2013-12-25    
               
               
               
               
              劉吉臻校長在《強校之路》序言中提出了學校的奮斗目標:“當學校在建校百年的時候,華北電力大學能夠屹立于世界強校之林,真正實現華電人的強校之夢!”在慶祝學校建校五十五周年師生文藝晚會上,劉吉臻校長又通過形象的比喻對“華電夢”做了進一步闡述:中國的大學如同遠洋出海的一個艦隊,華電可以不是旗艦,也可能不是最強的航空母艦,但是肯定的是一艘非常有力量的戰艦。
              華北電力大學要力爭成為中國高校第一方陣中的一所特色鮮明、戰斗力強大、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不可或缺的戰艦,吹響了新時期華北電力大學奮進的號角,描繪出學校未來發展的美好愿景。隨著十八屆三中全會的召開,構建現代大學制度提上日程表,大學去行政化、擴大高校辦學自主權、完善大學治理結構成為倍受關注的話題。這些最新動向與學校強校之路的目標如何結合?強校路之路與構建現代大學制度是什么關系?構建現代大學制度應該從哪里著手?這些事關學校發展的重大問題,需要每一個華電人深思。
              強校路上 制度先行
              從歷史看,一個偉大國家或企業的崛起,都離不開制度的設計,依靠制度的力量,激發人的主觀能動性,如同核撞擊,產生核反應和核聚變,從而釋放個人的力量,更好地凝聚集體成員的力量,為組織的可持續發展帶來巨大的動力。中國近三十余年的發展成果,也來自于改革與開放的市場經濟制度的設計。中國問題專家鄭永年在《大國崛起》中這樣評論:“所有崛起中的大國,都是因為它內部國家制度的健全。所謂的一個國家外部的崛起,實際上是它內部力量的一個外延。”他認為,大國崛起的前提是其自身內部的強大,而這種強大來自于國家制度的健全和完善,制度在提升國家核心競爭力、促進國家可持續發展中起著重要作用。
              在高水平大學建設進入攻堅階段之際,制約學校發展的不再是規模和數量,而是質量和效益,是學科的交叉融合、高層次優秀人才、科研創新力、在國家政策制定上的話語權、對行業的支撐和引領等核心競爭力。在這種情況下,學校必須改變發展方式,堅持走內涵為主的發展道路,以學校自身的內部因素作為動力和資源,對現有資源結構進行重組和整合,通過體制機制的改革進一步釋放組織和人的潛能,激發創新活力。
              十八屆三中全會在《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提出,要“創造條件,逐步取消學校、科研院所、醫院等單位的行政級別”,標志著構建現代大學制度已經從理論探討走向實踐摸索。現代大學制度作為現代大學的制度根基,以“大學自治、學術自由、民主管理、依法治校”為核心,著力構建適應現代社會需求的現代大學的制度框架,最大限度地促進學術生命成長,釋放學術潛力,實現學術和科研的創新。構建現代大學制度的重大意義在于,在中國高等教育面臨重大改革的形勢下,現代大學制度成為決定新一輪高等教育格局的重要砝碼。在這場高等教育競爭中,構建現代大學制度是競爭的起點,如果輸在起跑線上,后面就會付出更大的努力。
              尊重利益訴求 完善內部治理結構
              構建現代大學制度的關鍵是完善大學內部治理結構。完善大學內部治理結構,關鍵問題是以制度的形式對權力進行合理分配,形成各種權力的相互制衡。
              從利益相關者的角度看,大學就是由多個利益相關者組成的社會機構,這些利益相關者由與大學有利害關系的人或群體組成。如我國大學的利益相關群體就包括政府、相關的企事業單位、校友、高校的行政管理人員、教師和學生等。與此相對應,我國大學內部權力結構就由政治權力、行政權力、學術權力和其他利益群體權力等多種權力共同組成。其中,大學的政治權力通過校黨委會的集體領導來實現,大學的行政權力通過校長來實現,學術權力通過以大學中的教授為主的教師來實現,民主權力由師生員工通過教代會、學代會來實現。當前出現的教而優則仕、職稱評聘不公、學術資源不公、教育腐敗、學術腐敗等問題,就是行政權力過分侵占其他權力導致的結果。權力主體的利益得不到保障,勢必造成各利益相關群體缺乏對大學目標和任務的認同感,影響其參與決策的積極性與有效性。
              實現大學內部治理結構的重構,必須從權力的合理配置入手,正確處理好學校黨委、校長、教授、教師、學生等利益相關者之間關系。要在堅持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的前提下,進一步向學院放權,賦予學院相應的辦學自主權,增強學院的辦學主動性;進一步向教師放權,激發教師教學科研的積極性;進一步向學生放權,調動學生支持學校發展的民主參與性。只有通過對大學內部各利益相關者的權力和責任進行合理配置,規范權力的運行方式,才能促進各利益相關者對大學目標的高度認同,形成建設高水平大學的內生動力。
              凝練項目 探索特色內部治理結構
              黨委書記吳志功指出,構建現代大學制度,要加強項目凝練。項目是具體化的目標,是實現目標的抓手。凝練項目,就是結合世界標準、中國特色、學校實際,把高水平大學建設的各項任務變成各級干部的科學的、可操作的任務。設計模式就是結合世界的和歷史的經驗,探索出實施項目的路徑,模式對一個項目的實現具有重要意義。最后,就是制定政策,這里的政策就是策略和方法,制定出合適的政策、策略,是確保項目實施的關鍵。同樣的一個項目,可以采取不同的模式和政策。正所謂改革有法,但無定法,貴在得法。
              我校歷來高度重視學校管理體制在高水平大學建設中的重要作用。早在新世紀之初,劉吉臻校長在“1212”工作思路中,把管理體系提到與學科體系同等重要的位置,不斷深化學校管理體制改革,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在短短十余年的時間里,先后實現了劃轉教育部管理、進入“211工程”重點建設高校、校部劃轉北京等重大管理體制的跨越,為學校的發展創造了難得的外部環境。在學校內部,堅持完善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堅持貫徹以“三重一大”為核心的決策制度,積極推進兩地實質性一體化辦學、實施以績效為核心的勞動人事制度改革,完善能進能出的干部選拔和培養制度,強化教代會在民主監督、科學決策方面的作用,形成了很多卓有成效的經驗和做法,為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現代大學制度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當前,完善大學內部治理結構,已經成為一項自上而下的系統工程,應該在學校發展實際的基礎上,以項目為抓手,有模式,有政策,有思路,全力推進。最緊迫的任務是制定大學章程。大學章程除了體現黨和政府對現代大學的要求、遵循高等教育的發展規律之外,更要突破“千校一面”的形式,注重凝練學校自身的辦學特色和優勢,讓經過實踐檢驗的成功經驗成為學校規范的共識。諸如我校“學科立校、人才強校、科研興校、特色發展”的十六字辦學方針、“大電力”特色學科體系、“大人才”發展戰略、教代會的成功做法等都可以在大學章程中有所體現。
              大學基金會建設也是一項重要的工作。高校自主權的擴大,意味著高校的籌融資能力對高校的生存發展將起至關重要的作用,應著力在拓寬籌融資渠道、深化大學基金管理體制和機制改革、增強大學基金的運作等方面做出創新;另外,要借國家各種政策導向的東風,在積極申報2011協同創新中心、開展卓越工程師培訓等過程中,按照學術自由、教授治學的基本原則,嘗試摸索出一套教學、科研、人事、財務等方面相互配套的管理體制,真正給予學者專家在學術事務上的決定權和自主權;要充分發揮學校理事會在反映社會需求、維護學校形象、實現大學與社會對接等方面的橋梁紐帶作用,進一步在完善大學理事會參與學校事務的體制機制、大學理事會的實質化和常態化運作等方面做出探索;此外,在明晰學術委員會職責權力,建立強有力的學術權力系統、以“大人才”戰略為統領,構建有利于人才成長成才的制度環境等方面,都有可能探索出一套具有鮮明特色的成功路徑。
              構建現代大學制度,正在悄然之間決定著未來中國高等教育的格局。誰能在這場競賽中搶占先機,誰就有可能在下一輪角逐中勝出。現代大學制度應該成為強校之路上的排頭兵,引領華電這艘強力戰艦乘風破浪,勇往直前,開啟華電夢新的航程。

              版權所有: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