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華電講堂

              第260期華電大講堂:美國高等教育體制之我見

              作者:潘炳蓉 姚鳳嬌     發布時間:2016-11-30     瀏覽

              “人生要有策劃,有策劃的人生是藍圖,沒有策劃的人生是拼圖。怎么樣建立藍圖,我們離不開教育。”開場,馬文秀教授以一句精煉的話切入教育這個主題。在將近一個小時的講座里,他向我們分享了他在美國教書的見聞以及他對美國教育體制的認識。

              馬教授分別從三個方面談及了美國高等教育。

              一、教和學。美國的大學是完全學分制,不同的學院會設置輔導員,但是這個輔導員和大學生的學業無關,他只是負責引導學生們大學四年的發展方向和教給他們如何選課。所以在這一點上,美國的大學生非常地自由自主。但是,這樣的自由也不是沒有限制的。在課程上分為核心課程、選修課程和全選修,雖然沒有硬性規定,但是每個部分的課程都會計算學分。在考試機制上和中國的大學略有不同,每個學期共有五次考試,四次是平時考試成績,最終記錄下來的是分值最高的三次,這三次成績和最終的期末考試成績一起,組成了大學生的學期總成績。而在成績評定方面,沒有嚴格的“以分數論”的模式,還有一種針對于選修課的評分模式,即只憑“滿意”或“不滿意”,不評價成績。在教授方面,中美也有很大的不同,美國的大學是教授說了算,教學內容、大綱等都是由授課的教授自己規定,但同學們有權對教授的教學大綱提出質疑,也可實行監管權利。這樣形成了學生與老師之間良好的互相監督管理的模式。

              二、交流和合作。美國大學里有很多學生組織,類似于中國大學里的社團,這樣的學生組織有很多不同的形式,有不同專業優勢和不同興趣愛好的同學可以一起交流,這種組織形式也具有靈活的變通性。同時,各大高校之間的學術合作會占很大一部分,胡有很多經驗交流會議,都是互相的,這種會議合作非常好,不僅促進了高校之間的聯系,更讓同學們開拓了自己的視野和見識。再加上美國大學的完全信息公開模式,每個學生都有機會接觸到更優質的教育和高質量的會議講座,便利了大學生之間以及大學生和高校之間的交流。

              三、工作與繼續學業。對于美國大學生而言,讀完大學就工作的模式和國內無太大差別,除了共有的大學生自行去求職這種方式外,美國大學還提供了工作服務辦公室這樣的組織,幫助同學們明確自己想要的工作及其工作性質,幫助同學們掃清求職路上的一些障礙。在談到繼續學業這一方面,馬教授分享了一些想要在美國大學繼續深造的硬性條件。有以下幾項:GRE、GPA、3封推薦信、個人陳述、選擇教授。其中GRE和GPA 都是大學生的硬性成績條件,個人陳述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審評者們是否對申請者的個人陳述感興趣很大程度上影響了這名學生的申請能否通過。介紹的內容也幫助了我國想要去美國大學讀碩士或博士的同學提供了幫助。

              最后,馬文秀教授耐心地回答了一名英語系老師和一名本科在讀生提出的問題,強掉了講座內容的同時重申了英語學習的重要性,解答了聽講座同學的疑惑,同時為本次講座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馬文秀教授,美國南佛羅里達大學數學統計系終身教授,國家外國專家局復旦大學海外特聘教授,湯姆森路透社引學者。任二十多種國際數學物理雜志的編委,”Journal of Appplied Mathematics and Physics”和”Studies in Nonlinear Sciences”兩個雜志的主編。曾受聘任上海交通大學、復旦大學、德國帕德伯恩大學、香港城市大學等著名學府。馬文秀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包括偏微分方程、數學物理和符號計算,在國內外發表學術論文和著作250多篇,主持和參加德國洪堡基金會、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上海市科委、浙江省科委、上海市教委、香港研究資助局和美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等科研項目三十多項。馬文秀教授自1991年起擔任美國《數學評論》和德國《數學文摘》評論員,現任南非國家數學和統計科學中心指導委員會委員,中國和美國國家基金委評審員,中國國家科學技術獎評審員,土耳其科學和技術研究局國家科學獎評審員,日本世界著名國際研究中心倡議(世平計劃)建立的數物連攜宇宙研究機構(IPMU)的國際學術評議員,智利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終身學術評議員,奧地利國家基金委評審員,哈薩克斯坦國家科學和技術委員會評審員,巴基斯坦HITEC大學和土耳其Ege大學等博士課程校外評議員。曾任南佛羅里達大學亞洲教職員聯誼會會長,佛羅里達州坦帕市華人協會會長。

              版權所有: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