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華電記事

              徐巋然:用哲學啟迪心靈

              作者:孟凡越 王丫凡     發布時間:2017-04-17     瀏覽

              聽過徐巋然課的人都知道他講課的特點———將哲學貫穿在他所講授的每一門課中。在他的課堂上有著工科學校文科課堂少有的活躍氣氛,加上滔滔不絕的人文知識、靈活貫通的思想內涵,他的課受到了同學們的廣泛喜愛。他說:“我是用我的整個人生來備課的,在給同學們講授每一個知識點之前,我都會先自己演練多次,只有先感動自己,才能感動同學。”
                命途多舛 求學不易徐巋然出生在河北一個農村家庭,在初中時期學習成績名列前茅,但在當時的社會條件下,為了所謂的商品糧和城鎮戶口,他放棄了考高中的機會轉而上了一所中等師范學校,開始了作為一個農村教師的生活。在那個年代,一旦作出這樣的抉擇是很難參加高考的,換言之,他的人生本該會局限在農村教師這個狹小的一隅。但在一種不服輸的精神支持下,在鄉村三年的教書時光里,他從未放棄過對知識的渴求。工作之余,他不僅自學英語、高數、中文,還閱讀了大量的書籍,不斷地充實提高著自己。皇天不負有心人,在1992年獲得參加高考的機會后,順利考入河南教育學院歷史系,之后又考上河北大學中國近現代史的研究生。
                徐巋然參加高考的經歷也異常曲折。1992年徐巋然報名參加了中文自學考試,11門課已經通過了9門,但也在這時,他獲得了去參加成人高考的機會。正當他在去不去參加高考之間搖擺不定時,幸運地得到了一位同事的指點和鼓勵,轉而參加了成人高考,這才走進了大學的校門。而當時共事的那位同事,也成了徐巋然敬佩至今的人。那是一位殘疾的鄉村教師,卻非常有智慧和真知灼見,在那個大家只為爭一份商品糧的年代,他毅然讓自己的兩個孩子讀了高中,考了大學,兩個孩子都很優秀,最后都成為了名牌大學的博士,徐巋然至今仍十分佩服他的魄力和遠見。徐巋然認為那個同事“雖殘疾,卻有遠見;不圓滑,卻很豁達;有信念,有追求,是個讓人敬佩的人”。而這正體現了徐巋然對人格的理解:一個人的人格不應該以地位金錢這種功利性的東西去衡量,而是要用一些更加高尚的情懷去看待。
                精研哲學 學以致用在談及學科專業時,徐巋然笑著說到:“我雖然是歷史系的,卻不斷從哲學書中思考人生的價值和意義,所以我講課總是帶著一股哲學味。”在剛考入大學時,他曾有過很長一段困惑期,長期生活在農村的封閉讓他思想很保守,與同齡人之間有些格格不入。也就是在那個時期,他開始思考什么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人生價值。當時的很多教材和書籍沒有給他明確的指引,他就開始自己思考和探索。他看了很多哲學類書籍,從《新儒家》到《西方當代哲學》,只要能給他帶來人生思考,促使他的信念更接近時代前沿的書籍,他都孜孜不倦地去研讀,他要在哲學里尋找到自己人生的支柱。研究哲學也因此再也沒有離開過他的生活。
                在課堂上,同學們也常常能感受到他所講述的歷史文化中無處不在的哲學內涵,這樣的教學方式,對于徐巋然而言,是發于心止于道的學心致用,對學生而言,可以說是開啟了一種新的學習模式,讓他們在學習知識的同時打開了思考的閘門。對此,徐巋然認為,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要學會站在思想的高地上,為年輕人作出精神與信念上的指引。這也是他到華電教書后始終如一的追求。
                在采訪中,徐巋然一再自稱為“傳道者”。他認為,作為一名教師,在傳授知識解答疑惑的同時,更是在“傳道”,是在弘揚時代精神、啟迪時代思考和傳續時代價值。當代大學生身處信息化的大潮之中,對物質的追求普遍增加了,而對人生的思考和人生價值的追求大大弱化了,作為教師,應自覺讓自己的思想躋身時代的前沿,主動擔負起引領學生的責任,切切實實地傳好人生大道。這也是學校所倡導的責任理念的體現。
                授業解惑 不忘初心盡管身處一所以工科為主的大學,但徐巋然的文科課堂卻常常座無虛席。這是因為,徐巋然靠課堂的吸引力與知識講解的生動留住了學生,讓他們心甘情愿地來上課,同時也愿意和他交流,師生互相砥礪,逐步培養起了同學們對文科學習的興趣。有了興趣這個最好的老師,自然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同學們聞香入課堂,每每聽得津津有味。
                在教學實踐中,為了保持好課程秩序,他也會采取一些慣例性的手段,比如點名、簽到。但他知道,僅僅只依靠強硬的管理手段是不會收到良好的課堂效果的,任何一個好的課堂,一位好的老師,只要站到三尺講臺上,就應該把自己當成一個知識的引領者,要能夠把學生吸引住,讓他們自覺地沉浸在課堂學習中,只有這樣才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對得起教師的職責。徐巋然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他一直在用精彩的教學兌現著自己為人師表的承諾。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聽了徐巋然的課,同學們往往會感覺到如沐春風,始終處在一種輕松愉悅的氛圍中,這不光得益于他自身淵博的知識儲備和與時俱進的活躍思維,還有他對課堂風格的獨特認識。徐巋然認為,在完成大綱中所規定要求達到的教學內容之余,他會以哲學的方式深入的思考問題,盡可能地用自己思考的成果去觸動學生,引發共鳴。他從不強調講課的千篇一律,總是或儒雅睿博,或風趣幽默,只要能激起學生心中的思考,那便可以稱得上是一堂成功的課。為此,他要下大力氣備課,將授課的每個環節周密安排,還要對學生可能提出的問題打好腹稿,工作量可想而知。作為一個文科教師,要學會將自己真正地融入到教學之中,要在體現自己教學風格的課堂上,用自己的人生與心靈傳授知識,啟迪學生的智慧,才能真正地與學生達到教學相長的目的。
                徐巋然為了自己永不停歇的哲學追求,堅持不懈地進行學術研究,只是為了更好的思考問題和解決問題,然后再將自己的思考傳遞給他人,并在與他人的交流與碰撞中,不斷將自己的哲學追求引向深入。因為,在他眼里,思考或許沒有盡頭,但是追求卻充滿樂趣。
                他喜愛書法,每天會花費三至四個小時去臨貼,十幾年始終如一,他笑著告訴我們:“我覺得現在自己才算入了門呢。再練十年,我或許會在書法上有所建樹!”他同樣愛好古詩詞,曾帶領著我校學生隊伍在河北大學生人文知識競賽中過關斬將,得到了第二名的佳績。這些業余愛好,其實也為他的哲學追求提供了豐富的人文素養,讓他的追求更接地氣,也有了更多的用武之地。
                著名教育學家加里寧曾經說過:“很多教師常常忘記他們應該是教育家,而教育家也就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徐巋然將他的哲學追求學以致用,成為啟迪學生心靈的鑰匙,引導學生去探索,去思考人生,并將這種思考向課堂之外延伸,從而使他們能夠更好地把握人生,實現夢想。這樣哲學老師又怎能不受到學生的喜歡呢,這樣的哲學課堂又怎么不充滿了愉悅呢?作為學生,我們真誠地祝愿他在哲學追求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也希望更多的老師能像徐巋然那樣走近學生,用知識和慧啟迪學生的心靈。
                徐巋然,副教授,碩士生導師。1992年9月至1995年6月在河北大學攻讀中國近現代史研究生;1995年7月至今在我校任教。曾參加國家教育行政學院組織的高校思想政治教育教學科研骨干研修班學習。主要講授《中國近現代史綱要》《中國優秀傳統文化與倫理道德》《中國古近代思想史》《中西文化與哲學》等課程,曾獲學校“教學優秀”獎。主要研究方向為馬克思主義理論、實踐哲學與傳統文化等;主研或參研哲學社會科學等課題4項;主編或參編教材2部,出版專著1部,發表論文30余篇。

              版權所有: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