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華電記事

              幸遇我的老師們

              作者:梁貴書     發布時間:2017-03-06     瀏覽

              我是電力系7802電工師資班的,崔翔老師是7701電工師資班,當時崔翔他們班被譽為學校的“空前班”,因此我們班就被戲稱為“絕后班”了。
                高考時,我的數理化成績不錯,是老師幫助填的高考志愿。到學校后才聽說我們是根據成績調劑到“師資班”的。我們那時很單純,沒有什么想法,看到錄取通知書上的“電工師資班”,也不明白是什么專業?我們班29人,報到后只有一人因視力問題,轉到電訊專業了。我就這樣跨入了華電的校門,從此與她結下了不解之緣。
                那時我們開了28門課,學習很緊張。
                讀書時,我很喜歡教政治的梁老師,也很喜歡教哲學的李明老師。李明老師個子很高,人瘦瘦的,上課時從不用講稿。每當他端著個大茶缸,拿著本書走上講臺后,就開始用講故事的方式,向我們傳遞他的哲學理念。聽李老師的哲學課,從來沒有過枯燥的感覺。他的這種一本書、一杯茶,講課時不翻書,下課時喝茶的講課方式,對我的沖擊力很大,那時就很欣賞和羨慕。我暗暗告訴自己:將來當了老師,我也要做到不翻書講課。
                我剛開始走上講臺時,還總要拿著講稿,后來也不帶講稿了,像李老師一樣,就帶本書。現在,我講的 《電路理論》課有許多例題,但基本上能達到這個程度,當然,只有融會貫通了所有相關知識,才敢有這樣的底氣。
                《電磁場》課程,是邵漢光老師教的,我們是與01班一起上的 “提高課”。邵老師教課的方式也很新穎,他是帶著碩士研究生一塊,給我們上課。每堂課,先由他的學生把推斷、例子和過程講清楚后,邵老師再歸納和總結一下。這種授課方式,使我們掌握到的是一種學習方法,而不單單是知識點。現在想想,邵老師這種獨特的授課方式,還同時培養和調動了研究生專業學習和研究的能力和水平。我讀研時,也聽過邵老師非常有特點的《電磁場》升級版。上他的課,像是在搞科研,好多時候,他都給我們很大的獨立思考空間,啟發我們自己去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那一代老師教課能力強,手中的自主權也很大,他們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安排課程的進度和授課方式,學校也不會干涉。
                邵老師選研究生很有眼光。他帶的崔翔,考研時因外語分不高不能錄,邵老師就到處呼吁,最后崔翔被破格錄取。還有他的研究生袁建生,也是我們02班的。袁建生做畢業設計時是跟著邵老師做的電磁場,做完設計后,他就被確定留校了。現在,袁建生是清華大學的電工專業教授。
                田壁元老師教我們 《電路理論》《信號與系統》《數字信號處理》《離散系統分析》。田老師是清華大學的高材生,講課水平很高,還特別敬業。他腰不好,但一直堅持給我們上課。我們的 《電路》課120學時、《信號與系統》課60學時,田老師給我們上了一年多課,腰一直不好,卻只能在課間坐一會兒休息。我們上課用的一些教材都是老師們自己編的,比如《離散系統分析》的教材,就是田老師自己編寫的。
                教過我的老師們,在教學上投入的精力都很大。他們開的課,一定是自己認真學過的內容,回答學生問題時也非常坦誠。一位老師在課堂上就曾很坦率地回答同學們提的問題:“你們問的問題很刁鉆,我要回去查查看。下次上課,或者再下次上課時,我一定會告訴你一個答案。”這種嚴謹的教學作風,影響了我此后的教學生涯。
                印象深刻的還有劉國隆老師和顏秉德老師。
                劉國隆老師教我們 《積分變換》和《矩陣論》提高課。劉老師講課時,條理特別清晰,非常吸引人。上他的課時,第一二節,我還很認真地記了筆記,后來就索性專心聽課了,思路如此清晰,下來自己可以很清楚地整理出腦子里的筆記,再看看書就沒有什么問題了。
                顏秉德老師穿衣打扮特別精神。上課時,他穿的衣服一直都是熨得平平整整的,就是我心目中為人師表的樣子。其實,平常碰到顏老師,看他的穿戴也很隨意的,但每當他上課時,就會穿得很正式和講究,這也體現了他對學生、對職業的尊重。
                在我畢業留校當了老師,以及后來擔任了教研室主任,工作和教學管理中的言行,總是在無形中傳承著我的老師們的優良傳統和美德。
                比如,直到現在我依然執著地認為:一個教師,首先要把教學搞好,應該把主要精力放在教學上。因為如果教學搞不上去,你怎么對得起“教師”這個神圣的稱謂呢?
                多年來,我一直堅持為本科生講授《電路理論》課。
                這門課,是電力系本科生接觸到的第一門專業課程,是所有專業課的入門課,學生對這門課程知識的理解和消化,將影響到以后專業課程學習的進程。所以,我在這門課的講授中投入了相當大的精力,用一個個生動的例子,來解析枯燥的理論,用多年積淀的專業知識加之已經嫻熟的講課技巧,吸引同學們學習的興趣和熱情。聽說,有些來聽我課的學生,是“逃課”過來的。教室里學生坐的滿滿的感覺很好,看見他們渴望求知的眼神,常常讓我回想起自己坐在教室里聽課的情景。
                學生們有時很可愛、很直率。我教過的一位學生說:“老師,聽您的課,總感覺您的授課跟做科研似的,很嚴謹認真,每個知識點都講得很透徹、仔細,能讓我們全面領會和掌握。聽您的課,對我和同學們來說,就是種享受!”能在平凡的教學中,得到學生這樣高的評價,我感到很滿足和快樂。
                我們電工教研室的 《電路理論》授課團隊,長期以來受到了同學們和同行們的認可和較高的評價。《電路理論》課程,也被評為河北省省級精品課程,我們的電工實驗室,被確定為河北省實驗教學示范中心,我本人也獲得了河北省優秀教師等多項榮譽稱號。
                除了本科教學,我也承擔了研究生的 《電網絡分析理論》《電網絡綜合》《非線性電路》《電路的計算機輔助分析與設計》等課程的教學工作。
                對研究生的培養,我始終懷有一種強烈的使命感。無論工作怎么忙,對他們的輔導,真的不敢有半點的懈怠。他們能考上研究生不容易,應該讓他們在最好的年華里得到最豐厚知識的滋養,這也是我的職責。因此,對他們的每一份論文,哪怕是上萬字的論述,我也要逐字逐句地看。我明確地要求他們文中引用的每一個數據,都是經過嚴格科學論證的。對文中的錯別字,或者標點符號運用不當的小毛病,我也要求他們一一改正。因為,這是在“做學問”!
                自從1982年留校后,我從做助教開始,一步步走到今天,不覺已經33年,加上本科在校的四年,整整37年,占了我生命的大半時光。我很欣喜地看到我的一屆屆學生走出校門,自豪地宣稱:我們是梁貴書的學生!那神情多像我當年出去開會或者研討教學時總喜歡說的“我是電工師資班出來的一樣”!
                也許,今天我可以無悔地告訴我的老師們,33年來,我之所以能夠踏踏實實地堅守在教學第一線,是你們當年給予了我力量、信心和能力!我感謝你們!
                是你們那一代人嚴謹的教學精神,是你們尊重他人的平等意識,甚至包括踏實認真的生活作風,已經潛移默化地沉淀在我們身上。我為曾被這樣一批優秀的學者熏陶過而滿足,我也為在自己整個人生觀形成的成長過程中,受到過這樣一些博識儒雅并敢于堅持自我意識的前輩們的影響而自豪!

              版權所有: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